新闻早晚报,最具影响力的地方新闻资讯门户!|编辑新闻早晚报

网站地图
新闻早晚报

新闻早晚报

热门关键词: 
{dede:global.cfg_webname/}

中国焦点面对面:新冠病毒溯源亲历者:全球溯源谁来溯、如何溯,在哪溯?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蜘蛛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9-04
摘要:原标题:中国焦点面对面:新冠病毒溯源亲历者:全球溯源谁来溯、如何溯,在哪溯?

  原标题:中国焦点面对面:新冠病毒溯源亲历者:全球溯源谁来溯、如何溯,在哪溯?

  (中国焦点面对面)新冠病毒溯源亲历者:全球溯源谁来溯、如何溯,在哪溯?

  中新社北京9月3日电 题:新冠病毒溯源亲历者:全球溯源谁来溯、如何溯,在哪溯?

  中新社记者 李纯

  世卫组织秘书处近期提出的新冠病毒第二阶段溯源工作计划引起广泛关注。多国指出病毒溯源研究是科学任务,不应被政治化。

  是否有必要在中国开展第二轮溯源工作?为什么说病毒溯源不应政治化,政治溯源带来哪些危害?下一阶段全球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应如何展开?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成员周蕾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进行权威解读。

中国焦点面对面:新冠病毒溯源亲历者:全球溯源谁来溯、如何溯,在哪溯?

  访谈实录摘编如下:

  中新社记者:作为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成员,您参与和见证了武汉溯源研究过程。能否结合自身经历谈谈,为什么说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是一份有价值、权威的、经得起科学检验、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报告?

  周蕾:你的问题把我的整个思绪拉回到今年年初在武汉,以及在此之前更长一段时间,我们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专家团队共同开展全球溯源第一阶段中国部分研究的那一段难忘经历。

  这一次的全球溯源研究是一次科学的研究活动。首先,整个研究设计是基于中方专家与来自多国、包括国际组织的外方顶级专家团队联合共同制定的研究方案。所有成员都有着充分的科学研究经验并在这个领域浸润多年,非常希望能够把源头调查清楚。

  本着这个初心,所有人共同努力联合制定研究计划,联合制定工作方案,今年年初外方专家团队来到武汉,我们在首先报告疫情的城市联合开展现场调查工作,联合撰写并发布研究报告。这四个“联合”、多方专家团队的努力,都是本着科学的态度,这是基础。

  进行科学研究,从研究设计阶段就必须秉持科学态度。现场数据收集分析、中外联合专家团队共同讨论形成最后的研究报告和结论,都是公开、公正、科学的。

  中新社记者:世卫组织秘书处提出的第二阶段溯源计划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您如何看待这份第二阶段溯源计划?有无必要在中国开展第二轮溯源工作?

  周蕾:提出这种观点有点匪夷所思。最初制定研究计划方案,包括联合团队专家到达武汉,现场开展实地考察与访问,与相关人员面对面访谈等等,所有工作都是围绕新冠病毒起源的各种可能进行。实际上,据我了解,最初我们与世卫组织专家共同制定的TOR(工作任务书)中没有包括所谓实验室假说,因为这是科学常识,也没有任何证据。世卫组织专家组今年来华后与我们商谈本次联合研究的工作计划和具体研究方案的时候,即使没有任何科学证据,我们也本着高度合作、负责的精神,同意了将实验室假设纳入研究内容。

  我们花了非常多的精力去收集数据、现场考察,也去了武汉病毒所,我们并没有关闭或隐瞒任何东西,该开放、该展示、该收集的都做了。经过持续长时间的工作,数据收集,包括对已经拿到的信息和数据开展分析,尤其是最后的讨论和研判,我们当时就得到了结论,在第一阶段的联合研究报告里有了非常明确和清晰的阐述,就是“新冠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假说是极不可能的。

  在第一阶段已经得到研究结论的情况下,再重提这一点,本身就违背科学原则。在尊重第一阶段全球溯源研究结果和发现的基础上,进一步以科学证据为指引深入开展溯源研究,这才是正途。只有这样,全球科学界、所有的科学家和工作者才有可能去回答这个世纪难题,而不是纠缠于已经明确的研究结果和结论。

  全球溯源之所以提出第一部分,必然还会有后续工作。如果一直在此反复纠缠,请问什么时候才能把这项工作完成?当时提出全球溯源的初心又是什么呢?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成员周蕾在北京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成员周蕾在北京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中新社记者:未来全球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应如何开展?应秉持怎么样的科学精神?

  周蕾:这个工作是一定要做下去的。有一些问题得到了答案、有了进展,往前推进了一步,但是要真正回答源头、起源问题,还有相当长的距离。至于怎么做,还是应该继续秉持全球、公开、公平、公正、科学的原则,不偏不倚。有线索就去查线索,有数据就分析数据,这才是科学态度。

  从研究工作方案本身来说,第一阶段的模式非常好。全球溯源,全球都应该有发言的权利,都应该有参与研究的机会,也都应该有可能成为研究地点或对象。还应该继续秉持这种原则和态度,联合制定研究方案,联合确定第二阶段应该在什么方向发力,去做更深入的研究。

  还有一点特别有必要强调,一定不能背离第一阶段的研究结果。没有延续性,这种科学研究本身是要打折扣的,是不科学的。要坚持第一阶段全球溯源的工作模式,基于第一阶段的研究结果,在此基础上,把第一阶段建议的一些问题、发现的线索和方向做深入挖掘,深入数据收集和探讨,这样才有可能得到答案。

  我看到世界卫生组织(秘书处)拿出来的(第二阶段溯源)方案,我本人并没有参与。我了解到,有一些参加过第一阶段工作的科学家也并没有参与第二阶段方案的讨论。基于(研究的)延续性,参加过第一阶段研究的科学家的价值应该予以重视。

  在进行下一阶段溯源研究计划制定、研究讨论、开发研究方案等方面,可以多听听参与过第一阶段研究的科学家的意见,不失为一种公平公正、秉承开放态度的做法。我们也很愿意作出贡献,希望能有机会参与到下一阶段工作中去,期望能够为全球溯源贡献更多力量。

  科学研究是科学问题,不应混杂其他因素,一旦混杂就会偏离真正科学的轨道。

责任编辑:蜘蛛侠
{dede:global.cfg_webname/}
{dede:global.cfg_webname/}
新闻早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