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早晚报,最具影响力的地方新闻资讯门户!|编辑新闻早晚报

网站地图
新闻早晚报

新闻早晚报

热门关键词: 
{dede:global.cfg_webname/}

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蜘蛛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07
摘要: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如今接力棒传到90后女教师冯炼手上,她说守护的是一种无畏精神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8月07日        版次:AA16    作者:苏海伦

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830多座墓打扫下来,一家人得花好几天时间。

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专科毕业后,冯炼考回家乡当老师。

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当地政府在长坪山上建立了烈士陵园。

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一诺千金 四代人为红军守墓80载

    南都人物 给你好看

    在四川省南部县长坪山上,有一家人为红军刘连长守墓80多年,26岁的冯炼是第四代守墓人。刘连长的名字叫什么,他从哪里来,无人知晓。

    战争年代,冯炼的曾祖母陈韩氏曾获刘连长帮助,军民情深。在一次与军阀抗争中,才25岁的刘连长英勇牺牲。陈韩氏膝下无子,视刘连长如己出,冒着危险,将他的尸体背回家后院埋葬,嘱托家人收养后代并为其守墓。

    秉承陈韩氏世代守墓的遗训,当地政府也在长坪山上建造了烈士陵园,为参加红军的南部儿女修墓群。专科毕业后的冯炼回到家乡成为一名语文老师,周末回家除了做家务活,还要跟随父亲打扫修葺墓地。此外,她也会带学生来墓地学习爱国主义。

    冯炼说,守墓是她的“家事”,烈士倒下了仍然是一座丰碑,“我守护的是一种无畏的精神”。

    四代人为无名烈士守墓

    四川省南部县长坪山,地处南部、阆中、仪陇三县交界。山体呈长方体,四面是悬崖峭壁,易守难攻,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山野深处有人家,今年26岁的冯炼就出生于此。

    冯炼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家旁边那座坟墓里的人和其他人不同。坟墓主人是“红军刘连长”,不过名字叫啥、具体籍贯,却无人知晓。每逢春节时,外婆就准备好水果、肉食等祭品,外公会叫小冯炼把手、脸都洗得干干净净,让她端着供品跟着去祭拜。如果从曾祖母那代算起,冯炼算是第四代守墓人了。

    在刘连长的墓旁,是冯炼曾祖母陈韩氏的坟茔。时间倒流至80多年前,1935年3月下旬红军战略转移,长坪山是红军阻击敌人重要关隘,七十四团三营二连刘连长主动请缨留守长坪山掩护大部队转移。

    于是,刘连长带领1个班6人留守,在长坪镇长坪山坚持开展敌后武装斗争。刘连长在群众中宣传革命思想,发展革命武装力量,带领红军战士帮助群众抬水砍柴,发展生产,老百姓只知道他是河南人,都亲切地叫他刘连长。陈韩氏也受到刘连长的帮助,由于膝下无子,于是将刘连长视若自己的孩子。

    1935年9月,红军大部队基本转移,刘连长也准备去追大部队。不料,当地军阀组织了300余人围攻长坪山。刘连长组织红军战士利用长坪山有利地形同敌人战斗,第三天弹尽被俘,被敌人用大刀杀死在前寨门,英年25岁。敌人扬言不准群众给刘连长和其他红军战士收尸,否则将全家处死。陈韩氏一直受革命思想影响,在刘连长被杀害的第三天夜里,躲过敌人监视,叫上几个村民把刘连长及其他红军战士遗体偷偷运走,在家中后院用自己的棺材埋葬了刘连长。

    “后来还是走漏了风声,敌人就把我曾祖母抓起来,毒打了大约3天。”冯炼回忆家史说,曾祖母被放回家后两个多月就去世了。在弥留之际,她嘱托曾祖父领养一个孩子,世代为刘连长守墓,“不要再被敌人发现”。而后,曾祖父就领养了一个男孩,并取名“陈忠民”,意为“忠于人民”。这个人就是冯炼的外公。

    长女“接班”担下守墓责任

    2008年,冯炼16岁,她清楚地记得,因为年久,刘连长的墓碑风化了。石头裂开,“字迹模模糊糊地还能看清一些”。这一年,家里给刘连长换了新的墓碑。冯炼说,下雨时山水会把坟包冲平,“要给坟墓整理一遍,除草、添新土。”冯炼说,这些事以前都是外公做的,外公去世后,现在就轮到她跟父亲接手了。

    为了纪念建立苏维埃政权而牺牲的数千名南部红军将士,当地政府在长坪山上建立了烈士陵园。现在,以刘连长的墓为中心,830多座红军烈士的坟茔呈三级阶梯分布。坟茔数字仍在增加,由于战死的烈士尸骨不全,基本上是衣冠冢。

    26岁的冯炼现在是南部县中心乡小学的语文老师,周末会回家帮助父亲打理陵园。照料这830多个英烈坟茔也变成了冯炼的“家务活”。冯炼说,清洁墓园需带上毛巾、水桶,由于山上缺水,还要挑水上去。时间久了不清理,就会有厚厚的积尘,水泥缝深处还会长出草,这时需要用镰刀割掉。

    下雨时,冯炼和家人比较犯愁,树的枝叶会掉下一大片,如果刚打扫完,那就白费功夫了。雨下久了,山上的土还会变松,石头滚落下来会把墓碑砸裂。冯炼父亲会买来专用胶水“愈合”裂缝。“有时某处塌方也要清理一个上午。”冯炼说,830多个墓,不可能一次打扫完,“每周都要集中清理两三天。”

    2002年冯炼外公去世,在广州做包工头的父亲马全民(备注:冯炼随母姓,马全民当年结婚随妻子安家)赶回了老家。“老丈人临终前嘱托我和爱人,就是我老婆,要守住这个陵园。”马全民说。家里没有儿子,所以就把女儿当儿子养,“我跟她说长大了一定要顶替我的任务”。

    马全民在老家依靠养家禽和种果树维持生活,“生活不是很富裕,能将就着过就好”。“修建陵园,用了我们家的农用地,由于地里有种庄稼,政府补偿了一些苗费。”冯炼说,“此前,民政部门给了我们一万元钱,一方面是打理墓园的花费,一方面也是占用了我们的地。其他的就没有了。”

责任编辑:蜘蛛侠
{dede:global.cfg_webname/}
{dede:global.cfg_webname/}
新闻早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