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早晚报,最具影响力的地方新闻资讯门户!|编辑新闻早晚报

网站地图
新闻早晚报

新闻早晚报

热门关键词: 
{dede:global.cfg_webname/}

对人对己,都不是“越苛刻越正确”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蜘蛛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24
摘要:对人对己,都不是“越苛刻越正确”
对人对己,都不是“越苛刻越正确

对人对己,都不是“越苛刻越正确”

勾特/漫画

媒体近期报道的两则新闻可对比着读:一是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副局长4分钟未接电话被处分”,二是云南楚雄“白发书记”公示引猜测。前者在媒体报道后得到纠正,后者将议题转向基层干部的艰辛。两则新闻的舆情反转,某种程度折射出世道人心。

舆情反转 对比强烈

“副局长4分钟未接电话被处分”舆情源头,出自安微省滁州市全椒县纪委监委日前发布的通报。该通报称,8月23日19时31分至19时35分期间,上级领导4次拨打张伟手机,张伟未接听电话,给脱贫攻坚工作造成严重不良影响。2018年10月8日,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张伟党内警告处分。

“给脱贫攻坚工作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理当严肃处分。当地媒体在报道此事时,就有那么一点“严明党纪、以儆效尤”的意思。可媒体的报道移接到交际媒介后,不仅没能收获到网友的点赞,反而引发极大争议。大多网友为张伟鸣不平:一是上级电话并非上班时间打进,二是4分钟没接到电话也是人之常情,何况他是洗澡时错过了电话,事后也回拨了电话。网友的不满,既针对处分结果,又针对通报中的措辞。不就4分钟没接到电话吗,何必上纲上线、扣那么大的屎盆子?一时之间舆情沸腾。

舆情压力之下,全椒县委于11月16日下午发布通报称,针对农村公路局扶贫干部张伟的处分决定定性不准确,处理不恰当。县纪委常委会已研究决定,撤销对张伟同志的党纪处分。

“副局长4分钟未接电话被处分”尚未尘埃落定,云南楚雄又爆出“白发书记”舆情。该舆情源自一份干部任前公示上的一张照片,拟提名为云南省大姚县政协副主席的湾碧乡80后党委书记李忠凯,面孔苍老,白发醒目,引来众多网友热议。刚开始,网友觉得照片中的形象与实际年龄不太匹配,凭直觉就怀疑李忠凯有年龄造假之嫌。在楚雄州政府新闻办发布《关于楚雄州州管干部任前公示李忠凯照片与年龄差距较大问题的说明》,再加上主流媒体的报道印证,舆情转向,认同李忠凯是位好同志,感慨基层干部的辛劳。

如果舆情非要用正面与负面来界定,那么,“副局长4分钟未接电话被处分”和“白发书记”,都经历了一个舆情反转过程:前者,由正面转向负面;后者,由负面转向正面。而这两次反转,对比强烈,意味深长。

苛刻泛化 应予警醒

两次舆情事件的反转,说明两点:一、网友们不仅眼睛是雪亮的,而且胸膛是宽广的,内心是柔软的;二、过去常说社会上弥漫“仇官情绪”,可两个事件的舆情反转表明,老百姓“仇”的只是懒政不作为的庸官,是腐化堕落的贪官,而对基层干部的辛劳,看在眼里,暖在心里。对受到委屈的干部,抱有同理心,要为他鸣不平。

在全椒县委为张伟“平反昭雪”的当天,微信公号“安徽纪检监察”以“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答记者问”的形式发文称:“问责不是推动工作的主要手段,更不是唯一手段,不是问责越多越重就越好。”

作为全椒县纪委监委的上级部门,安徽纪检监察官方公号能够说出“不是问责越多越重就越好”,既是对“副局长4分钟未接电话被处分”事件的反思,也是在敏锐地观察到“问责越多越重”现象后,及时提出的警醒。

“问责越多越重”是“苛刻泛化”的典型表现。而通常意义的“苛刻泛化”,指在政策制定、执行或者舆论宣传中,从对己和对人两个指向,提倡一种“越苛刻越正确、越苛刻越安全”的价值观。

“对己苛刻”不新鲜。过去,宣传报道和文学作品就经常塑造“高大全”式的人物典型。改革开放后,人性、常识得到回归,新闻报道以真实为生命,主流媒体也有意识地过滤掉了这类典型。可自媒体出现后,一些机关单位在利用自己掌握的自媒体平台宣传本单位“先进人物”时,因为缺乏传统媒体的审核、把关机制,时不时炮制出一些不合常情常理的人物。比如黑龙江某县级市法院的一篇“表扬稿”中,说一位女法官全身心投入工作,十多天不回家,不换衣服,不洗头也不洗澡等。无论事迹的真假,这类宣传都有“高级黑”的成分:你就真的不怕你的臭味熏倒同事?

这类“对己苛刻”的“先进事迹”,公众不接受,领导和组织也不赞成。解放军陆军司令员韩卫国就提出过,对于父母生病不回家、妻子生产不照顾、家庭有难不帮助的个别官兵,不仅不表扬、不宣扬,而且还要对他的真实品德进行考察。韩司令的意思已非常明确,他对这种不尽人情的“对己苛刻”持怀疑态度。

当然,“苛刻泛化”主要还是指向“对人苛刻”,包括同事、下级、学生、群众等“别人”或者“他人”。比如,广西某高校下发通知,要求“全面清查在校师生手机、电脑、移动硬盘”,重庆教育考试院把“政审”这种打上某个特殊时代烙印的词汇“请回”到官方文件中,云南某校学生午休时上厕所被处分,河北一银行实施“怀孕审批”等,都是“对人苛刻”。

对人苛刻 不得人心

上述“对人苛刻”的“土政策”,都遭到了公共舆论的强力阻击,上级单位也给予及时纠正。问题是,这些“土政策”何以经常出现“苛刻式滑坡”?

有些是沉迷于“越苛刻越安全,越苛刻越正确”的幻觉。上级提出要求,到了他这一级,层层加码,越来越脱离实际,越来越漠视客观条件的允许。比如一项政策,以满分10分计,上级部门在综合各方面因素之后,要求做到6分、7分,可一级级传达下去,就变成7分、8分甚至9分、10分。而实际情况是,做6分、7分正好,5分、6分略有不足, 7分、8分甚至9分、10分就做过了。违背了政策初衷,基层抵触,上级部门也不会满意。

事实证明,苛刻并不安全,苛刻也不正确。因为,有些苛刻“土政策”违背了国家法律法规。比如,重庆教育考试院的“政审”事件,该院在“甩锅”给媒体没能得逞后,不得不发布“说明”,承认表述不规范、不准确,把关不严,“导致社会公众产生误解,谨致歉意”。可这份“说明”并没有解开公众的疑惑,究竟只是表述错误,还是在工作中早就把“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转化为了“政审”?“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和“政审”是两个性质上完全不同的概念,“考核”不影响考生的受教育权,但“政审”有可能剥夺考生继续升造的机会,违背了教育法。

再比如广西某高校出台的“全面清查在校师生手机、电脑、移动硬盘”的通知,就违反了宪法第四十条“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保护”的规定。

责任编辑:蜘蛛侠
{dede:global.cfg_webname/}
{dede:global.cfg_webname/}
新闻早晚报